“对不起我真没想到这么难……”

  “作为一个普通的疾控人,我真的没有想到面对疫情这么难,3天熬2个通宵的大有人在,而我们还不是最辛苦的。”

  “原谅我忍不住发脾气,或者不原谅,对不起,我真的太累了,也真的感觉太难了”

  不少网友点赞、转发并真诚回复他,“正如所说,岁月静好背后是有人负重前行”。还有的网友没有多余的话,只是想给对方一个“抱抱”。

  1月13日,上海新增2名新冠确诊病例、3名无症状感染者后,上海全市流调队伍、核酸采样队伍再度拉起警报,即刻启动应急,连续几十个小时枕戈待旦,奔走在城市各个角落,守牢疫情防控的最前线

  已经参加工作11年的姜晨彦,是上海疾控传染病预防控制所密接组负责人。2022年第一天,她就经历了通宵工作,忙到现在几乎没有停歇。

  面对每一名感染者、密接、次密接,流调人员会先询问其活动轨迹,再到其活动过的场所现场调取监控,结合消费支付记录等,让活动轨迹形成闭环。“每一分每一秒做了什么,都不能有空档。”

  1月11日出现无症状感染者,当天凌晨3时姜晨彦被电话叫醒,从暖洋洋的被窝里钻进寒风肆虐的冬夜,一直工作到第二天凌晨。姜晨彦回忆:“监控室很简陋,连凳子都没有,我们就坐在流调箱上看了一夜监控。”

  走廊上,堆有不少泡面、火腿肠、自热火锅等方便食品。姜晨彦说:“如果哪天我们能在半夜12点或1点收工,回单位吃一碗热乎的,就感觉很幸福了。”

  静安区疾控中心流调人员杨晓明,是区内众多流调队伍中的一员。13日晚8点多,刚忙完日常工作,她收到紧急流调电话密接流调后涉及场所排查,杨晓明知道,这又将是一个不眠之夜。

  领到紧急任务后,她与同事两人赶往指定排摸场所,这是一个人流较多的商场。按照上一轮密接轨迹的记录,当晚他们要排摸9个场所,其中2个是高危场所餐厅和甜品店。

  当晚近10点两人抵达商场时,大多商铺已关闭,通过物业经理,流调人员调出监控一一排摸,餐厅和甜品店的监控,两人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。

  排摸到凌晨两点多,两人基本将高危筛查场所的进出人员一一摸清。“我们每次看流调监控,密接如果戴口罩,就会松一口气,这意味着后续流调会轻松一些。如果没戴口罩,则意味着传染风险更大,必须后续流调继续加码。”万幸的是,监控镜头下,这位密接始终在公共场所自觉戴口罩。

  凌晨近3点回到办公室记录报告后,杨晓明与同事趴在办公桌上打个盹儿,一早8点左右再度来到商场。同时与相关部门联动,锁定两个高危筛查场所中2名背面认不清的人员,成功辨别身份并圈定次密。直至中午11点左右,连续15个小时的作战,这个场所排查告一段落。

  杨晓明说,“疫情两年至今,这几乎是我们的工作常态,一旦有流调任务,就意味着十几个小时合不上眼。流调责任重,前期流调越细致,后期防线

  对普陀区中心医院肾内科护士长吴鹤瑾来说,这几天没日没夜,已成常态,“昨天是26个点位,前天是24个点位,今天至今做了几个点位有点数不清了,要到晚上回到驻点再来算。”

  从早上5点多群里接到信息,忙到半夜11-12点,吴鹤瑾与同事们近几日的行程都是到了点位采样,采完样出发去另一个点位

  高危筛查人群的防控,需要1、2、7、14天多次核酸检测,这意味着每天都是海量工作量,吴鹤瑾告诉记者,1月13日当日小分队采样3000余人,昨天4000余人,随着流调信息不断更新,今天再度补采。

  吴鹤瑾说,“看到大型小区里每个居民迫切的眼神、生活总是有些影响,我们竭尽所能加快速度,期望能尽快完成筛查,回归日常生活。”

  来源:新华网综合自解放日报上观新闻、澎湃新闻、中国青年报